乐文小说网 > 穿越成为抵抗军 > 第五十章:未婚夫

第五十章:未婚夫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xs.com,最快更新穿越成为抵抗军最新章节!

    将韩梅梅送到她父亲面前之后,刘建明就找个理由,离开了二人。

    “那么,好好加油吧,梅梅。”在心里对自己的好友进行了祝福后,刘建明走向了给自己准备的客房。之前与韩梅梅的误会发生后,刘建明继续和韩道说了一些话,其中就提到了自己想要单独睡一间房的事情,韩道爽快的同意了刘建明的请求。于是刘建明这一次没有再回到昨天晚上睡觉的那个房间,而是前往了韩道安排的新房间。

    新的房间和之前刘建明所睡觉的客房基本没什么差别,刘建明扑通一下躺倒在床上,随即开始思考起韩梅梅的事情。在回家的路上,韩梅梅也把自己的一些遭遇告诉了刘建明,由此刘建明可以从不同的视角来分析整个事情中的一些注意点。

    整个事件的重点莫过于那个被韩道称呼为“小梁”的年轻男人。从韩道的视角来看,这人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优秀青年,面相和才华都很不错,是他好不容易挖过来的女婿。而从韩梅梅的视角来看,这个人无疑城府极深,韩梅梅完全无法真正了解他。这导出了两种可能,一个是韩梅梅太过敏感了,因为她不喜欢这个被选定的丈夫,所以恨屋及乌,看他什么都不顺眼。另一个就是这个男人真的如同韩梅梅所说另有图谋,而且很会伪装自己。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刘建明不得不认为第一种情况才是最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刘建明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毕竟再怎么想,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刘建明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考了好一会,最后决定停止思考,安心午睡。由于昨天晚上的睡眠质量实际上并不高,今天上午又在镇里四处奔走,刘建明很快就陷入了沉眠。

    当刘建明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视野中的时钟告诉他已经下午四点了。他走出房门,发现雨依然在下着。由于不想让自己衣服被打湿,再加上人生地不熟,刘建明决定还是就在大院内消磨时间。刘建明在大院内漫步着,想要找一个佣人问问哪里有广播或者电视,就在他刚起步没多久,就发现韩梅梅迎面向他走了过来。

    “哟,梅梅。”刘建明举起一只手,打了个招呼,“午安。”

    韩梅梅直接无视了刘建明,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

    “嗯?”刘建明非常疑惑的转过身,就在他刚准备再打声招呼的时候,韩梅梅突然回过神来。

    “建明?”韩梅梅惊愕的看着身后的刘建明,睁大了眼睛,“等等,那个,我刚才想事情在……”

    “梅梅你怎么了?”刘建明见到韩梅梅这幅样子,有些担心,“身体不舒服吗,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不用担心,我身体没什么问题。”韩梅梅晃了下脑袋,“比起这个,建明,可以陪我说一下话吗,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虽然非常疑惑,刘建明还是同意了韩梅梅的请求。

    ==================================================

    几分钟后,刘建明和韩梅梅两个人坐在一处小亭子里的凳子上,看着屋檐外的雨景。

    “所以你和你父亲达成和解了?”

    “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韩梅梅有些感慨,“整整三年的对抗,就在今天正式和解,我现在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所以说你们父女俩都是一个德行啊。”刘建明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一个个都那么犟,要是你肯好好静下心跟他说清楚,我想事情也不至于闹成那么僵。”

    “别看我平时一副知心姐姐的样子,但这件事我真的无法保持冷静。”韩梅梅摇了摇头,“我并不是一定要和父亲对着干,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的观点,但假如说父亲安排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性,像你,或者是李雷,我大概会毫不犹豫的接受父亲的安排吧,我对这个其实并不是那么排斥。”

    韩梅梅说道这,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但是那个人,绝对不行。虽然你大概没看出来,但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不祥的气息。我害怕他,害怕跟他接触,叫你们来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壮胆,哪怕看到他一眼我都感觉不寒而栗。”

    “不过。”韩梅梅这时突然放松了起来,“我的父亲刚才已经答应我了,不再逼迫我一定跟他结婚了。谢天谢地,这个噩梦总算结束了。”

    韩梅梅转过头,盯着刘建明的眼睛。

    “我真的很谢谢你,建明,要不是你,我大概还处在未来要个一个不喜欢甚至害怕的男人结婚的噩梦中吧。我很疑惑,你到底是怎么说服我父亲的?”

    “单纯的举例说明而已。”刘建明耸耸肩,“虽然他在涉及的你的事上显得很没智商,但他既然能成为韩家的家主,那他就绝对不是笨蛋,我只是把事情好好的分析一下,并说出我的论据,他很快就接受了我的观点。”

    讲到这里,刘建明叹了口气。

    “也许我这里有点马后炮的意味,不过你之前真的应该和你的兄弟姐妹还有母亲都搞好关系,我想能和你父亲说的上话的人里绝对有像我这种喜欢分析道理的人,要是他们先跟你父亲说清楚你的情况,也许这件事早就解决了。”

    听到刘建明这么说,韩梅梅也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没办法啊,毕竟是我爹的女儿,也跟他一样是个犟脾气啊。”

    两人就这样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雨景。看到韩梅梅已经不再说话了,刘建明准备起身伸个懒腰。但就在他刚准备起身的时候,韩梅梅一手把他按了下去。

    “说起来。”韩梅梅看着刘建明,露出坏笑,“你之前在和我爹聊天的时候,似乎有向我爹提亲,有这么一回事吗?”

    “啥?这个……”刘建明没有什么肢体上的反应,但脸上已经有冷汗留下来了,“所以说这是举例……”

    “听说你为了娶我都跟我爹吵起来了?”

    “所以说……”刘建明脸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

    “看你的反应,爹果然没说错啊。”韩梅梅满脸坏笑的看着刘建明,“那么我就抓住你的把柄了,我以后说的事情你必须答应,不然我就把你今天提亲的事情说出去!”

    刘建明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放弃抵抗,耸拉下了肩膀。

    “好吧,那么,你想叫我做什么呢。”

    韩梅梅毫不犹豫的将头靠在了刘建明的肩膀上。

    “喂!”

    “在我说动之前不能动哟。”韩梅梅在刘建明的耳边呢喃着,“不然我就把事情说出去。”

    看到韩梅梅的举动,刘建明不禁心动了起来,过了还一会,他才平复下了心虚。

    “遵命。”

    二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雨景,他们并不知道,就在离他们不远的一处角落的阴影中,一个带着圆框眼镜的人,正用阴冷的视线望着他们。

    ==================================================

    夜已深,刘建明依靠一盏台灯的灯光,阅读着手上的书。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刘建明此时正在韩家大院的书房中看书。这座比较偏远的小镇虽然并没有像刘建明所居住的大城市那样有宵禁措施,但由于人口并不多,很多房子甚至都还没有通上电,因此这座小镇里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夜生活,大部分店铺一到晚饭时就关门打烊。对于刘建明这种喜欢在晚上上网和出门散步的人来说,这个世界的夜晚是非常难熬的。

    韩梅梅和其他几个人此时正在玩麻将,但由于一共是五个人,再加上刘建明完全不会玩麻将,即便是身为德国人的施特劳斯双胞胎都比他玩的好的多,因此刘建明只能看着他们干瞪眼。在那里看了一会其他人打麻将后,完全没事做的刘建明决定去书房找点书来看。

    韩家大院内的书房与其说是“书房”,叫图书馆也许更为恰当。一个跟刘建明班级的教室那么大的房间里,摆放着非常多的书架,每一个书架上都几乎摆满了书。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天花板上的灯泡的灯光非常微弱,光线也是时隐时现,刘建明只能勉强看清书背上的文字,不过令刘建明感到幸运的是,书桌台灯的光线非常充足,完全可以用于阅读。因此刘建明随手拿起一本书,坐在座位上阅读了起来。

    等到拿到手上,刘建明才发现这居然是一本升阳语的原文书,他随便翻阅了几页,发现这本书似乎是一本古文了,因为他通过体内的纳米机器人操作系统所翻译后的所看到文本也是古风十足,各种之乎者也。有点不耐烦的刘建明将书翻到封面,发现这本书的标题居然是用汉字写的,而且这本书他也知道,因为它太有名了。

    书封面上写了四个大字,源氏物语。

    “难怪的。”刘建明不禁苦笑起来,“这的确是古文啊。”

    刘建明站起身,将这本书放回了原位。他再次观察起书架,准备去找一本自己看得进去的书。正在他观察的时候,一本黑色封皮的厚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什么?”刘建明从书架上拿下那本书,“封面上似乎是德文?”

    还没等刘建明反应过来,他的视野中便有了书名的翻译,《人体解剖范例》。他打开书,发现书内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很多标签,就在他准备眯着眼仔细看看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

    “可以不要动那本书吗?”

    这个声音蓦地从刘建明的身后传来,让他顿时吓了一跳。他转过身,发现他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年轻男性。虽然由于光线昏暗,刘建明并不怎么能看清楚对方的脸,但根据他的鼻梁上的那顶圆框眼镜,以及他的那副儒雅的声音,刘建明认出来了,他正是韩梅梅的那个“未婚夫”。

    “那本书整个院内只有我看得懂。”没给刘建明回复的时间,年轻男性接着说道,“上面那些纸条都是我写的笔记,要是被弄乱了会让我很麻烦的。”

    刘建明听到对方这么说,赶紧闭上了书,将其放回原位,并向对方微微鞠了个躬。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件事,希望没给您添麻烦。”

    “也不用太过在意。”年轻男性也像刘建明那样微微鞠了个躬,但刘建明依然看不到对方脸上的表情,“毕竟您也不是故意的,我可以理解。”

    说完这句话,年轻男性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向刘建明搭起话来。

    “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梁成,是韩梅梅的未婚夫,我想韩先生应该对你介绍过我了。”

    “嗯,对。”刘建明点点头,“韩叔对您评价很高。”

    “我一直都很期待着和小梅的婚礼呢。”梁成平静着说着,随后话锋一转,“但是今天韩先生居然告诉我,打算解除之前的约定,说是想给小梅一个恋爱的机会。就韩先生来说,还真是奇怪的想法啊”

    “啊,是吗。”刘建明不知道要回答些什么,耸了耸肩。

    “并且听说韩先生是被小梅的一个朋友给说服的。”梁成边说这件事,边将目光转到刘建明身上,“不知道谁这么有口才,居然把韩先生给说服了,这可是让我相当困扰呢。”

    “这个,谁知道呢。”刘建明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但他的背上已经流出了冷汗。

    “总之因为这件事的影响,我的计划要发生不少变动了。”梁成移开视线,不知道看着哪里,“不过您大可放心,最终娶到小梅的人一定是我。”

    说到这,梁成再向刘建明鞠了个躬。

    “今天过来就是想向你打一下招呼,刘建明先生,我想我们接下来一定会再见面的。”

    梁成说完话,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在听到关门声好一会后,刘建明才僵硬的走到了书桌边,然后浑身瘫倒在了椅子上。刘建明面朝天花板,叹了一口气。

    “这下麻烦了啊。”刘建明思考刚才梁成的行动,虽然他嘴上说不知道谁说服了韩道,但从他专门找自己来看,他恐怕已经知道是谁做了这件事了,而且从他刚才的发言来看,他不打算就这么结束。

    “看起来被盯上了啊。而且,”刘建明回想起了之前韩梅梅对那个人的评价,“果然令人感到不祥啊,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