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662 所谓引狼入室,臊红一张老脸(5更)

662 所谓引狼入室,臊红一张老脸(5更)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xs.com,最快更新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苏呈将此事告诉室友,几人还羡慕,他的姐夫个个牛逼,说他以后可以靠着姐夫在燕京横着走,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况且厉成苍安全可靠,和苏琳也相配。

    苏呈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就是忽然想到:

    厉成苍之前对自己的好,难不成都是冲着他姐去的?

    这让他很不开心,而且,他仔细想来,姐姐与厉成苍关系变成如今这般,自己可能还无意助攻了几次。

    他就是个大傻逼!

    居然引狼入室。

    陆时渊听到开门声,抬眼看过去。

    苏琳提拎着饺子进屋,与他客气打了招呼,看到父亲躺在沙发上睡觉,蹑手蹑脚,不敢弄出太大动静。

    “你也在?”

    厉成苍随后进屋,看到陆时渊,还低声问了句。

    这话问得陆时渊哭笑不得。

    我可是苏家正儿八经的女婿,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

    你如今这身份,好意思问我这种话?

    “意意和我妈呢?”苏琳压着声音。

    “都睡了。”

    “要不要一起吃东西?”

    “不用,你们吃吧。”

    陆时渊看了眼睡在沙发上的苏永诚,他身上盖着薄毯,早前翻了个身,如今背对着他们,似是睡得深沉,没有苏醒的迹象。

    “我把饺子煮一下。”苏琳拎着饺子进入厨房。

    她是从一家店里买的包好的生饺子,需要回家烹煮。

    打灶开火,动静有些大,苏永诚也没醒。

    “我来吧。”厉成苍从她手中接过饺子。

    陆时渊合上书,打量着二人。

    他的印象里,厉成苍很少进厨房。

    此时的他动作娴熟,偏头与苏琳说话时,眼底似有万种柔情,千般缱绻。

    浑身气质也不再如冰霜冷漠,倒是多了点烟火气。

    谁与谁交往,恋爱,结婚,陆时渊没资格介入或反对,只是这两人的组合,实在出人意料,他很好奇,他们在一块儿会有什么化学反应。

    如今看来,大抵就是:

    苏琳告诉他,什么才是有烟火气的生活。

    而他,

    保护了她,治愈了她。

    陆时渊手指摩挲着书本,说真的,挺想打死他的,只是这么多年兄弟,若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也是由衷替他高兴。

    心里五味杂陈,百感交集,竟不知该如何自处。

    见两人端着饺子出来,厉成苍看向他:“你真的不吃一口?”

    “我去看看意意。”

    陆时渊放下书,转身上了楼。

    “要不要醋?”苏琳低声问,“家里好像还有辣椒酱。”

    “别折腾了,就这么吃吧,有点烫,你吃东西的时候注意点。”

    ……

    屋内,充斥着一股饺子味儿。

    温暖又宁静。

    厉成苍与苏琳都是话不多的人,加之苏永诚还躺在沙发上熟睡,也不敢高声说话,“你工作上的事处理完了?”

    “没有,明早还得离开康城,要出去两三日。”

    “你这么忙,今晚不该回来,来回奔波。”

    “怕你受欺负。”

    苏琳低头咬着饺子,大抵是太烫,亦或者是热气熏了眼睛,她眼睛微微泛红,下一秒,厉成苍已伸手过来,将她垂在脸侧的头发别到耳后。

    “我离开后,如果叔叔问起我们的事,你就说,全都是我主动招惹你的。”

    “他若想秋后算账,就来找我。”

    苏琳余光瞥了眼放在茶几上的皮带。

    “你就不怕我爸抽你?”

    “被抽几下,若能娶到自己喜欢的人,我心甘情愿。”

    “如果有什么事,你及时跟我说,不要一个人憋着,我可能没法及时回你信息,但我看到了,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遇到实在解决不了你的事,你就去找时渊。”

    苏琳低笑:“他都想把你吃了,你还让我找他?”

    “他心软,再者说,他是对我生气,不会把你怎么样。”

    “你倒是把他的心理,吃得透透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陆时渊站在一二楼中间的走廊拐角处安静听着,无奈一笑,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厉成苍还真是……

    把心理战玩得明明白白。

    而此时,原本躺在沙发上,阖眼睡觉的苏永诚,睫毛颤动,轻轻睁开了眼。

    听着两人的对话,内心五味杂陈。

    他听得出来,厉成苍是真的把自己闺女放在了心尖上。

    苏琳若能和他携手白头,也是件好事。

    而柳如岚的话,又开始在他耳边回荡:

    “经过张弛俊那件事,你不是说,琳琳谈恋爱结婚,你都不管了吗?不会干预她?你现在急吼吼跳出来,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苏永诚郁闷了。

    有种挖坑把自己埋了的感觉。

    苏永诚的脑子里,开始胡乱想着:

    我要是现在跳起来,甩起皮带抽他?

    会不会把这小子吓得半死。

    正在他迟疑犹豫,要不要跳起来吓死厉成苍的时候,却听到了令人羞耻的声音。

    似乎是两人在亲小嘴儿。

    由于客厅太过安静,打啵儿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虽然只是轻促极短的一声,却足以令苏永诚臊红一张老脸。

    他只是睡着,又不是个死人。

    这两个孩子,简直是……

    不知羞,不害臊啊!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周末快乐啊~

    苏爸爸:不要脸,不害臊啊,哎呀,老天爷啊,我该怎么办啊!

    小呈:你有本事跳起来打他们啊。

    苏爸爸: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