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988章 堵死了!

第988章 堵死了!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xs.com,最快更新我真不是大魔王最新章节!

    呼。

    就在南蛮巫神轻快爽朗的笑声传来之时,在场所有人都是表情一松,以为他只是在和第二血月进行一种友善的交易。

    毕竟,他的话音实在是太轻松了。

    直到。

    离开东神州!

    从今往后,再也不踏入东神州半步!

    南蛮巫神的声音依旧轻快,起码听不出任何凝重和严肃,但是,当这两句话传入众人耳畔,却让他们纷纷道心大震,一时失色。

    这是……

    “威胁?!”

    “你在威胁我?!”

    第二血月的承受能力显然超过了在场所有人,第一时间回应,眼底寒芒如潮,死死盯着南蛮巫神。这一刻,在他的身上虽然没有任何气息涌动,但众人却俨然有种站在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口的感觉,岌岌可危,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是威胁,是交易。”

    南蛮巫神的声音依旧轻快,轻描淡写道。

    “当然,第二兄有拒绝的权利,也可以继续派遣麾下魔圣进入其中探索,可是,他们在其中遭遇什么,就不是老夫能够预知的了。”

    在里面会遭遇什么?

    这还用说么?

    必然是死亡!

    “李云逸!”

    蔺岳眼瞳里闪烁着极度的震惊望着不远处两大洞天境至强者之间的言语交锋,心底却不由闪过了李云逸的影子。

    法阵!

    大劫!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再次听到李云逸的名字,紧随而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消息,一时间心里别提多复杂了。

    一方面,作为巫族总指挥,他肯定是不希望和血月魔教继续缠斗下去的,因为这就意味着他巫族必然还要承受着持续的牺牲。

    本心而论,他是希望南蛮巫神能借此威胁到第二血月,从此以后,第二血月和血月魔教再也无法踏入东神州半步,他巫族可以获得长久的安定。

    可是这样一来,李云逸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必然是巨大的。在驱逐血月魔教这件事上,他当居首功!

    待那时,他整个巫族对李云逸的态度定然也会再次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对李云逸来说是好的,但对他来说,必然是更大的威胁!

    所以。

    蔺岳内心相当纠结。

    一方面想自家巫族更好,一方面又不想让李云逸获得这么多的好处。

    而实际上,他的想法,一点都不重要,更不可能对当前局势产生半点影响。

    决定权,必然是在第二血月和南蛮巫神的手上!

    沉默。

    死寂!

    南蛮巫神虽然嘴上说这不是什么威胁,但是从他口中传出来的话语,除了轻松的语气之外……

    尽是威胁!

    一个绝对称得上足以改变当前局势的选择题就这样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血月魔教麾下的魔圣,是救还是不救?

    救,就意味着他必须答应南蛮巫神的条件,从今天开始,再也无法进入东神州半步!

    不救的话……

    他在血月魔教里的盛望必然会遭受重大的打击和影响!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然而,这只是从蔺岳为首的巫族众长老的角度去分析的。按照第二血月自己的立场……

    他真的在意麾下那些圣境二重天魔圣的生死么?

    不。

    根本不在乎!

    但又可以说……很在乎!

    不在乎的原因是,圣境二重天在世俗眼中看上去已经是超级强者层次的存在了,但是在他一个洞天眼里……

    只是蝼蚁!

    蝼蚁的性命,一个人会在乎么?

    肯定不会。

    所以,如果是在其他情况下,南蛮巫神提出这样选择根本威胁不到他。他堂堂一个洞天境至强者,又岂会为了区区些许蝼蚁的性命屈尊?

    可是现在,局势太特殊了!

    这方天地下的法阵,是以南蛮山脉遗迹为引,只有通过它们才能进入其中。这是他做不到的,想要探查出其中真正的秘密,还真得依靠麾下这些魔圣,换成其他人根本无法完全信任!

    这,才是最致命的地方!

    “僵住了?”

    第二血月望着南蛮巫神,心底格外的沉重。

    整个局势似乎彻底僵住了。

    但,作为一个曾和中神州所有圣宗皇朝对抗的洞天境至强者,一个真正的魔道巨擘,第二血月岂会坐以待毙?

    “本教主不信!”

    “魔教陵墓?骗鬼呢?”

    “本教主又如何能知晓,这是否是李云逸的阴谋?!”

    第二血月果断跳出这选择,冷声相对。可紧接着,南蛮巫神轻轻一笑。

    “阴谋?”

    “有必要么?”

    “还是说第二兄如此高看我这徒儿,认定以他一己之利就可以灭杀你血月魔教所有门徒?”

    “不答应也可以,咱们就这么僵着,兴许局势还会有其他变化呢,第二兄以为呢?”

    其他变化?

    还能有什么其他变化?

    眼睁睁看着自己麾下的魔圣,自己的棋子,一个个死掉?

    面对南蛮巫神的再次逼迫,第二血月眼瞳一凝,深深吸了一口,似乎在均衡自己心里的躁动,突然道。

    “巫神兄确定要一直这样逼迫本教主?”

    “诚然,本教主承认,论战力境界,本教主远远不如巫神兄,但起码逃命没有问题。”

    “本教主可以走,甚至,可以带所有人走,答应你的要求。但,巫神兄你也不是无敌的……这世上,对这次天地大变有兴趣的,可不只是本教主一个。”

    “你能想出这办法针对本教主,难道还能替巫族挡住整个天下不成?”

    挡住整个天下!

    这是……

    反威胁!

    轰!

    第二血月话音落定,在场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骇然望来。蔺岳等人更是不由想到了数千年前那场人巫之战,心里再难镇定。

    第二血月这是在以宣扬此地隐秘在反威胁南蛮巫神!

    并且更致命的是……

    他做到了!

    就在第二血月这话音落定的一瞬间,众人立刻感觉到,一股压抑而沉重的气息从南蛮巫神身周环绕的黑雾上传了出来,一瞬间,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要凝固了一般!

    南蛮巫神,被威胁到了!

    是的。

    黑雾下,他的脸色的确一下子变了,没想到故事再次回到了原点。

    相互牵制!

    这不正是第二血月敢于和自己谈条件的源头么?

    这种局面,是他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更不在李云逸的计划之中。

    正当他些许凌乱,找不到辩驳第二血月的办法之时,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斗篷下脸色微变。

    ……

    另一边,第二血月感受到南蛮巫神气机的瞬间变化,眼瞳立刻一亮。

    有效!

    这次,轮到南蛮巫神被自己将住了!

    并且。

    自己甚至还能利用这一点,创造更大的便利!

    只是,还不等他好好思付,该如何将这优势扩大,突然。

    呼!

    虚空震颤,一点涟漪荡漾,黑色迷雾化成一道漩涡,深不见底,不知勾连某处。

    正当第二血月不知南蛮巫神为何突然出手,心中警惕暴涨之时,突然。

    “你不会这么做。”

    “更不敢!”

    一道清脆且掷地有声的声音传出,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漩涡深处,一道身披白色蟒袍的身影出现,挺胸拔背,气宇轩昂,一双黑色眸子精亮,如寒夜星辰,似乎可以直接看破一个人的内心。

    看到这张年轻的有些过分的脸,所有人都是一惊。

    这是……

    “李云逸!”

    第二血月低沉而冰寒的声音道出众人心里的答案。

    竟真的是李云逸!

    他出现了!

    巫族众长老大惊,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李云逸,立刻被他此时展现出来的气势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却没有看到,另一边,南蛮巫神虽然出手召来了李云逸,但斗篷之下,他依旧眉头紧锁,似乎还沉浸在第二血月刚才的反威胁中无法自拔。

    是的。

    他的确还没有想到办法,不过就在刚才,他突然得到李云逸的呼唤,后者竟然当面对峙第二血月?

    大胆!

    狂妄!

    南蛮巫神本来不想答应的,因为这意味着,李云逸必然会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而他更是当前局势最重要的一环。

    直到。

    “我有办法说服他!”

    李云逸自信的话语传来,南蛮巫神这才“妥协”。

    果然。

    “你不会……更不敢!”

    李云逸开门见山,自信地说出这句话,确实震惊了全场,就连第二血月也忍不住眼瞳一缩,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我不敢?”

    “哈哈哈哈!”

    “张狂的小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本教主有什么不敢的……”

    第二血月当即要把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可还未等他出口,已经被李云逸悍然打断。

    “你当然不敢。”

    “向中神州透露此地关乎下一次天地大变的消息?你能向谁说?”

    “各大圣宗和皇朝?你以为,他们会相信你的这些话么?作为整个中神州公认的敌人,同时也是最狡猾的敌人……别说信了,他们只怕会立刻集合,再次将你击杀吧?”

    “当然,前辈数十年前力抗各大圣宗皇朝而不死,确实实力惊人,晚辈亦是佩服前辈惊人之举……但只是不知,前辈脱困数十年,却依旧不敢再入中神州,又还有几分之前的实力?”

    集合。

    再杀一次……无人相信?!

    第二血月眼瞳一凝,听着李云逸这番分析,似乎立刻忍不住就要反驳,但这次,李云逸依然没有给他机会。

    “当然,没有中神州各大圣宗皇朝,前辈还有各大魔教可依仗。但,前辈真的敢这么做了?”

    “如果前辈真的敢这么做,晚辈自然佩服,但也会惋惜,从各大魔教知晓这件事调兵遣将而来的时候,前辈必然也会同时出现在各大魔教猎杀的名单上……毕竟,前辈在知晓其中是魔教陵墓的前提下,还怂恿他们派人进来……前辈可真的要成中神州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这话近乎羞辱了。

    可是,当第二血月听到李云逸这番分析,却忍不住眼瞳一缩,心头大振。

    因为,李云逸这推断可能么?

    极有可能!

    并且,李云逸只用了一番分析,就把自己的路,堵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