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第193章 长期脸滚键盘的后遗症

第193章 长期脸滚键盘的后遗症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xs.com,最快更新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

    “在连锁结算结束之后,我先将‘真龙皇·利托斯阿齐姆·灾祸’加入手牌。”弥赛亚将自己的卡组打开,将其中一张卡拿了出来之后,再度看了眼黎政手里那些手牌的威胁等级……基本上没有变化。

    这张卡对目前局势的影响很小,毕竟自己估计不会蠢到顶着“增值的G”的效果将“真龙皇·利托斯阿齐姆·灾祸”给特殊召唤出来,一张用不出来的卡对决斗的影响自然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弥赛亚心中思索着——她突然感觉这新的外挂不是那么好用了,自己要思考的东西远比之前要多,这要换做以前她肯定早就按照套路,盖卡、结束回合再等机会了,现在却凭空生出了这么多需要去思考的东西。

    【但这样,或许有助于我重新认识“决斗”也说不定……】看着眼前那不断变化“威胁等级”数字,弥赛亚开始思考了起来:【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就好像打游戏的时候,一般玩家需要使用非常多的战术和精确到秒的操作,而那些数据不平衡的OP职业只需要用脸滚一下键盘就能杀了对面……弥赛亚在拿出这幅卡组的时候玩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游戏。

    如果说之前的武藤游戏和东风谷惠能打败弥赛亚就好像是玩普通角色的高玩,靠着技术碾压终于赢过了版本强势的角色的话,那么现在就相当于终于遇上了数据上跟自己一样……不对,应该说是更加不平衡的对手。

    当对面也是可以用脸滚一下键盘就滚死你的时候,就逼得你必须要多去练习一下技术了;而且现在这个对手可不只是使用了OP的不平衡职业,他的技术也远比之前战胜自己的那两人要强得多……尽管现在的弥赛亚还没有强到让黎政可以使出“技巧”的程度。

    而黎政施舍给弥赛亚的外挂,就好像是对面的高玩看每次总是数值碾压有些不爽,于是给了对手一个作弊器,让她可以勉强摸到一点自己的边沿,稍微能反抗一下……

    这样揍起来更带劲儿。

    所以说弥赛亚发现自己找回了一种久违的感觉——在决斗中思考。

    说老实的,自从开始使用现在的这副卡组之后,弥赛亚自己都感觉自己在决斗之中“思考”所占的比率越来越少了。毕竟这卡组那夸张的强度摆在那里,很多时候只需要肌肉记忆记下做那些操作就可以轻轻松松击败对面。

    在和艾玛诺克学习决斗技巧的期间,拿着这副卡组的弥赛亚也曾经跟能看清所有对手心理活动的“千年眼”做过对战,而当时艾玛诺克创造出来使用“千年眼”的那个使徒对弥赛亚的评价是:“这丫头啥都没想,只是手在那里动,然后就把自己给秒了。”

    不需要在“决斗怪兽”这条难以前进的“世界主轴”上多花力气,卡组的强度让弥赛亚可以将大脑里更多的资源用来分配给各种决斗之外的阴谋阳谋,不再需要为了“决斗”本身这件事思考太多。一切的决斗,无论最后的结果是输还是赢,都可以依靠控制这副卡组的出力多少来进行相当精确的控制。

    【当所有的决斗都是为了达成目的而计划好结果的时候,我的决斗就彻底变成了一种单纯的工具……】弥赛亚看着自己的卡组,无数的思绪从自己的大脑之中飞速流过:【我本以为这种“精确”就是至高的决斗,但现在的这种感觉又是……】

    心中千头万绪的弥赛亚在最后终究还是将目光投向了决斗场上,她和“食魂窃蛋龙”对视一眼之后点了点头,狡猾的窃蛋龙就将手中偷来的龙蛋丢给了弥赛亚。

    龙蛋在空中解体,化作一张卡,即将飞到弥赛亚的手中。

    “处理场上特殊召唤的‘食魂窃蛋龙’的效果。”尽管这只怪兽的特殊召唤让黎政抽到了一张卡,但是它自身也能检索一张卡,所以在资源上双方是打平了:“我能将卡组里的一张恐龙族加入手牌或者送去墓地,我将‘幻创之混种恐龙’加入手牌。”

    尽管发动了“食魂窃蛋龙”的效果,但弥赛亚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开自己的卡组开始检索,而是仔细地看着黎政那边的动作——她相信对方不会没有动作的:【“幻创之混种恐龙”拥有从手牌里丢弃就可以让全场的恐龙族怪兽都免疫对方效果的绝对防御能力,如果这家伙有“灰流丽”这样的卡的话一定会在这里用出来,而现在他手上有这样的卡的几率接近100%!】

    “我连锁发动陷阱卡‘无限泡影’,场上没有后场的时候能从手牌发动,将对方的一只怪兽效果无效。”

    果不其然,就跟弥赛亚所预料的一样,一张“威胁指数95.3%”的卡被丢了出来,在一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下,“食魂窃蛋龙”丢给弥赛亚的龙蛋在空中被神秘力量所拦截,消失不见了。

    【好耶!猜对了!】尽管自己在战术上赔了个精光,但不知道为啥现在的弥赛亚却感觉有些开心,与此同时她也注意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黎政剩余的三张手牌里有两张的“威胁指数”都突然往下掉了一截,【在使用了“无限泡影”之后它们的威胁指数下降了?也就是说……这两张卡是需要手坑来保护的卡?还是有什么别的意义?】

    “我发动魔法卡‘哥布林暴发户’,你的基本分上升1000点,然后我抽一张卡。”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些什么的弥赛亚有些小心翼翼地发动了这张率抽用的魔法卡,她之所以发动一张“哥布林暴发户”都要这么小心还不是因为黎政的手牌里有还有最后一张威胁指数在95%以上的卡,依照她的推测,这卡是“灰流丽”的可能性会非常大。

    “请便,你抽卡吧。”黎政一脸无所谓地说。

    不过显然她多虑了,黎政即使有“灰流丽”,也不至于在这个地方将她用在一张“哥布林暴发户”的身上——拦截之前的“真龙皇·利托斯阿齐姆·灾祸”或者“幻创之混种恐龙”不香吗?

    【黎政:LP8000→9000】

    看到自己的一张手牌之后,弥赛亚此时心跳突然加速:【就是这张卡!我需要一个使用它的时机……】

    这回合黎政已经使用过“增殖的G”,自己本不应该做太多的特殊召唤,盖卡直接结束回合是经验告诉自己的最优解……但现在新抽上来的这张卡让弥赛亚突然有了一种“我优势很大”的错觉。

    【那么……是赌还是不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