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风起龙城 > 第一七七章 继续围剿

第一七七章 继续围剿

乐文小说网 www.lewenxs.com,最快更新风起龙城 !

    龙城,天鸿港一处三层赌档内,顾佰顺让徐虎的马仔在楼下玩牌,而自己只带了两人上了二层包厢。

    喝了会茶,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才迈步走了进来。

    “哎呦,顾公子来了。”男子笑着冲顾佰顺打了个招呼。

    “尤哥,好久不见啊。”顾佰顺站起身,客气地伸出了手掌。

    叫尤哥的男子打量了一下室内的另外两人,这才抬起胳膊与顾佰顺握了握手,随即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有事儿啊,顾公子?”尤哥很直接地问了一句。

    “确实……有事。”顾佰顺表情扭捏地挠了挠头,似乎犹豫了很久,才硬着头皮说道:“这段时间出了不少乱子,咱们闸南内部也有一些矛盾,我过来是想跟你聊聊,看看咱未来到底咋弄。”

    尤哥端起茶杯,停顿一下回道:“能咋弄?谁没了,咱都得生存啊。”

    “这话对,不管上面出啥事,咱们码帮的兄弟,总归还得养家糊口,还得生活。”顾佰顺顺着对方的话说道:“今天我去了总协会那边,跟长老会的人聊了一下,大家都很支持虎哥,来接手闸南这一摊。再加上魏相佐串通外人杀了我爸,协会也肯定不会再容他,所以我过来跟大家走动走动,看看能不能尽快把闸南的这些产业,买卖,给融合到一块。”

    码工协会这边,除了做海上的生意外,在地面上也是有很多营生的。

    各区港口的“卖肉店”,赌档,海上的娱乐船,以及各种海产品生意,地面超市,饭店等一系列行当,码帮都有涉猎。

    这么干,本意也算是多元化经营了。因为海上的生意它是有周期的,每月吞吐的货物量,其实数额都较为固定,多走两趟货,少走两趟货,对总数额影响都不大。

    而地面上的生意,可以创造出更多额外的利益。简单来讲,就是海上没货的时候,下面的兄弟也会有进项,有钱赚,有事干。

    别的区,地面生意基本都是帮带一个人说的算,每个月除去给总协会的抽成外,剩下的都是由各区码帮自行分配。这中间涉及到哪个人入股了,哪个人出力了,都由帮带来出面平衡,进行利益分配。

    但闸南的情况比较特殊,魏相佐在内部权力上占据很重的位置。也就是说,坐堂分走了帮带的一定话语权,这就导致闸南区的地面买卖,也是处于割裂状态。

    有一部分是徐虎那边管着和经营,另外一部分则是魏相佐说了算,二人占据的比例大概是6∶4左右。

    ……

    今天顾佰顺来找这家赌档的临时负责人,目的就是为了帮徐虎拿“地盘”,占铺面,而这个计策是叛徒程刚提出的。他这么干的动机也很简单,只要徐虎把魏相佐手下的铺面营生全给吞了,那下面的马仔没事干,没钱赚了,自然就该散的散掉,该投降的投降了。

    这招也算是釜底抽薪了,但顾佰顺在与对方交谈时,并没有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度,而是商量着来。

    尤哥听懂了对方的意思后,举杯喝了口茶水,眉头轻皱地说道:“魏相佐串通外人害死了顾老,这绝对是坏了规矩,我们没啥说的,肯定不会再支持他,总协会那边想怎么办他,我们也都没意见。但话说回来,咱们闸南这边一直有个规矩,那就是铺面,营生是谁投的钱,就由谁说的算。我们可以按照以前的份额,给堂口和总协会交钱,但没有把买卖直接上交的道理啊!”

    顾佰顺搓了搓手掌:“是这样的,虎哥说了,店面投的钱,他会按照现在的市场价进行买断,不是强制性的白拿。”

    “吃饭的买卖,直接卖了,那以后我们咋生活啊?”尤哥问。

    “这不影响啊,大家还是码帮的人,虎哥不会让下面的兄弟没事干,没钱赚的啊。”顾佰顺笑着回道。

    尤哥摆了摆手:“我不是对徐虎有意见哈。咱们说点实在话哈,这条街的几家铺面,都是我大哥当初和老魏一块投钱干的,现在他跑了,我也找不到他,只能暂时替他管理一下这边的生意。但我没有权力,直接把营生卖了,上交,你懂我意思吧?”

    顾佰顺听到这话,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你们要想拿,就找我大哥。他要同意,那我没意见。”尤哥再次补充了一句。

    顾佰顺显得很拘谨,看着对方,似乎一时间没了办法。

    “老尤,你做人怎么这么轴呢?”就在这时,跟着顾佰顺一块来的徐虎兄弟,直接皱眉说道:“你也知道你大哥都跑了,那你还在这坚持什么啊?!上面说要收,还给钱,你赶紧把事办了不就完了吗?非得等到翻脸了,在后悔啊?”

    尤哥看着对方,没有吭声。

    “魏相佐都他妈不管你们了,你大哥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怎么还看不明白事呢?”对方低声继续说道:“这几天,海警队在港内抓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被扔进海里了,你不清楚啊?”

    尤哥停顿一下,回头喊道:“还有茶水吗?再来点。”

    话音落,房门被推开,十几名男子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室内,站在了墙壁两侧。

    顾佰顺皱眉看向室外,见到二楼有很多人都围在了门口,向屋内看来。

    徐虎的兄弟挑着眉毛,歪脖问道:“老尤,你不会蠢到要造反吧?”

    “铺面,营生,都是兄弟们养家糊口的行当,”老尤站起身,看着对方说道:“交出去,命就不在自己手里了!更何况,这买卖确实也不是我的,真卖了,我没法跟我大哥交代。”

    徐虎的兄弟缓缓起身:“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魏相佐出事了,徐虎在闸南把多少人都搞得家破人亡了?”老尤回答得也很干脆:“上面要真不给活路,那就闹呗!闸南乱起来,警务署一急眼,还得踏马的把长老会的人全抓局子里去。”

    徐虎的兄弟听到这话,眉头紧锁。

    “你想收编,得拿出诚意啊!光靠大棒和锤子,谁能服你?!”尤哥说完,转身便走。

    顾佰顺拉了一下徐虎兄弟胳膊,轻声劝说道:“算了,算了,先别闹,警务署那边确实在盯着闸南。”

    ……

    锡纳罗地区。

    苏天御来到这里后,跟魏相佐等了小半天,终于见到了港内有人来了。

    一间平房里,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腰间插着海警队的配枪,皱眉看着魏相佐说道:“……现在都传疯了,说是你杀的顾同山。”